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花的黄昏

New life , New poem

 
 
 

日志

 
 

斯蒂文斯写惠特曼  

2011-05-07 02:39:00|  分类: 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年挑着读《西方正典》时,看到斯蒂文斯写惠特曼的诗:

    在遥远的南方天空秋日正走过
    好像漫步在红色海岸边的沃尔特·惠特曼,
    他正在歌唱,诵唱着属于自己的东西,
    那形形色色的世界:过去的和将来的,死亡与白昼。
    万事都无终结,他唱道。无人看到终结。
    他的胡须如火,他的手杖就是跳动的火焰。

布鲁姆接着进行了解读:

惠特曼若能读到这首唤起爱默生式力量的诗该是多么快乐!斯蒂文斯囊括了一切:惠特曼是雄浑的太阳,是秋意中的哀唱,是一位过客,他拒绝终结,否认末日。斯蒂文斯笔下的惠特曼不是神灵,但他与日出日落共进退,吟唱着分裂的自我和那不可知的灵魂,点燃了比自然之火还明亮的光焰。斯蒂文斯虽没有呼应《紫丁香》挽诗结尾处交错的吟唱“每一和所有”,但他透露出了它的狂喜激情,它的信念,即真有那些“夜晚的回馈”。我在斯蒂文斯的热烈赞颂中没有听到讽喻,没有无处不在的社会能量。我所听到的只是某种形象的声响,一种声音的形象,一个声音在吟唱,在传递,它坚信为了生活,起源和结局可以分开。

这短短几行诗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以致我后来找出来反复读过好多次。不知道诗的名称是什么,不过从诗本身来判断应该是完整的。除了布鲁姆精到的阐释,也可以注意到以下几点:

1.诗从明喻开始,也结束于充满动感形象的一明一暗两个比喻,在这循环中占据主导的是感性色彩,展现了惠特曼建立的人格形象:他如同人世间的太阳,红色和火是他精力充沛的灵魂元素。

2.中间部分则是借助想象中惠特曼的吟唱(他的诗就是他的吟唱)来探讨他诗歌中心,这部分形而上又雄辩,通过两处反复从诗本身达到了吟唱的效果。

3.最后部分也可能暗示着,火既是他的属性,也是万物的基本元素,而“跳动的火焰”如同他的泛我论,将自身扩展到万物之中,因此惠特曼与万物同样没有终结。

4.整首诗笼罩在恰如其分的宏阔基调中,因为斯蒂文斯面对的是惠特曼,他的技艺让他在短短几行诗句中将感受性、思想性、节奏、语句的承接和相互支撑做到完美的平衡。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