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忍冬花的黄昏

New life , New poem

 
 
 

日志

 
 

阅读与同情  

2011-05-18 01:07:45|  分类: 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在一个庞大国家的边远城市里
       在厌倦中,读着,写着,要使自己成为一个世界主义者。


几年前,在一个朗诵会的中间,我抽出那个画廊书架上一排《今天》中的一本,看到朱永良的这首《两行诗》,在那之后的一会出神中,我觉得它已经在那里等了我很久,我感到自己就是那个人,并非出于自恋,而是因为这首仅仅两行的诗带着某种原型性质,它可以将很多人带到其中,发现那就是我们的众多自我之一。

但是我想说并不是最后我们是否会成为一个世界主义者,我想说的是同情,它根植在人性的共同情感中,意味着在自我中包含着他我,而在他人之中也可看到我们自己,单个的人和所有的人都相互连结在一起,它也是阅读和文学所以可能的基础。在现代性历程中,关于人的确定性的观念受到了质疑,但是同情仍可看做相对稳定的情感力量存在于人的德性之中。同情使我们置身于别人的情境中去理解他们的喜悦、困境、痛苦和挣扎,感到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喜悦、困境、痛苦和挣扎,我相信那也是道德和公正的源头之一。如果那个在庞大国家的边远城市的阅读者具有丰富的情感和足够的敏锐,即使他像康德或者卡夫卡那样行不出百里,他也能在各个时代漫游,并到达世界的边缘。这样,间接经验带来的教益使书籍能够成为一种集体的记忆,在好的小说或者好的诗歌中,我们能够看到,通过同情达成的理解,文学可以消除冷漠、不同主体之间的鸿沟,对无处不在的权力和规训首先在心灵中达成微观的抵制,成为超越政治狭隘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